A站是彻底的凉了,由于融资失利,A站的在阿里云托管的服务器已经关停了,A站的官博也确认了这个消息。“天下漫友是一家”的Acfun这回被漫友们彻底的抛弃了。

值得玩味的是,宣布关停站点的同一天,B站召开年会,着实有些让人心疼。A站倒下的同时,B站早已不是那个当初的“A站后花园”了,现在的B站在二次元领域里已经是数一数二的霸主,估值据说已有7亿美元,IPO的计划也如火如荼的进行中。

我不是混迹二次元的人,也不是A站的骨灰粉丝,A站的陨落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感情色彩。商业竞争必定是要争个头破血流的,会讲故事远比讲情怀有用,投资人不会为没有清晰盈利模式的产品买账,先前奥飞的几轮投资只是延缓了A站走到尽头的步伐,但不曾料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

光从商业化来讲,B站不算得成功,但至少也算有所行动;同时还没有能够与B站相匹敌的平台出现,加之二次元文化的逐步被接受,B站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应该能有不错的发展。

挑战与机遇共存,B站问题并不比敌台少得多。直播部分远不及从A站孵化的斗鱼;定位于二次元的直播平台,主要的消费人群核还是青少年,怎么把人气转换为盈利需要好好的思考。此外,作为核心部分的视频也许是色厉内荏,番剧的版权购买烧了投资人很大一部分钱,但B站没有办法在广告上做文章;而非番剧区的视频又极大程度上依赖个人用户,问题在于用户上传视频是没有实质性的激励的(有虚拟货币硬币)。18年年初,B站推出了相关的视频鼓励计划以防止up主流失,也算是亡羊补牢。

其实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并不只是想讲AB站之间的爱恨情仇。

看似成功的Bilibili数据远不及快手、抖音和火山小视频,“有态度”的网易云版权战一塌涂地的输给了QQ音乐,“小清新”的豆瓣现在估值还不到两个亿,但“内涵段子”、“暴走漫画”这样的小众社区不到几个月的时间就有了大批风投;是我们的价值观和兴趣爱好背离了大众吗?

在我们这些人眼里,快手和抖音就是毒瘤,果真如此吗?也许只是虚荣心作祟吧。如果说大众能接受B站的鬼畜文化,为什么就不能接受快手喊麦?从内容上来讲,快手在审核方面

最后更新与2018年02月18日,未完成


好在是没写完。。。
A站注资复活了,差点打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