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记不得“校园四霸”这个neta是什么时候被挖掘出来的,但这四部校园作品到如今依然能保证如此人气我想和他们相对细致的人物刻画有关的。

相信很多人都看过S1那篇堪称春学典范的十万字分析。
『原创』 『十万三千字』 以『我的青春恋爱喜剧果然搞错了』为对象的

姑且不论以MBTI模型去分析人是否科学合理,分析虚构人物本身逻辑就是站不住脚的。虚拟人物毕竟还是只存于纸面上的。性格受限于作者之笔,不可能像活生生的人一样自发的受环境去改变。所谓人物刻画的好,都要归功于作者能很好地站在小说人物的角度去看待事物,这也就是代入感。

只能说这四部校园作品中形形色色的人物很好的反映了我们的另一面,我们不是里面的某一个人,是他们这些人里正面和负面的混合。

讲道理《冰菓》并不是米泽老贼最好的作品,甚至说是很普通。早期的米泽对人物塑造很一般,在冰菓中就能体现出来,女主角千反田说实话有大半本书都只是个推进剧情的对话者而已,我读不出千反田的背后,不知道她想要什么。而后老贼才在消失的雏人偶和事到如今才给我翅膀把缺失的部分补上了。

作为原作党(还可以很骄傲的说是原版党),可以很负责的说京阿尼的制作绝对是优秀的,至少对于冰菓这部作品来说是的。

受制于文化的差异,性别的差异,阶级的差异,我很难代入进千反田这个角色。折棒也一样,虽然都知道故事的中心线是“灰色”到“玫瑰色”的生活改变,我依然没怎么明白折棒为何会产生性格上的转变。

说回千反田,两人第一次见面是在地学准备室,因为门上锁的所谓“案件”而结识。虽说折棒奉行的是“节能主义”,但在小说和动画里我真没觉得他是个节能的人。明明有千百种机会可以直接告别,却非要留下来解决案件,是为了面子还是所谓的绅士行为。如果是的话我只能说折棒他从内心根本就不节能,只是锁上风箱的锅炉而已。真正节能的懒狗,遵循的一定是利益优先,即所谓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也就是说,小说毕竟是面向读者的艺术加工的产物,太现实就会让人生恶了。要是折棒是个唯我的懒狗,千反田是个讨人厌的自来熟,这小说还会有人看么。

审视自己,我大抵是懒狗,甚至说有些病态的懒。说社交恐惧之类的肯定是不恰当的,这个名词已经给太多的人拿去当粉饰自己的tag了。我不厌恶社交,有那么三两个朋友是生活的调剂,也是遇到问题能参考的对象。但与人交际这件事情本身是很耗费精力的,不是说你们俩认识了聊个天了就能称作交际了,间中要考虑的问题有许多,你的行为会不会对他造成困扰或者损害了他的利益,或者说既造成的损害利益能有多少是支配的或者说要如何去偿还(即所谓的人情)等等等等,可能你会觉得这不是交际,所以我说了我是一种病态的懒。当然在网上就不存在这个问题,因为大家都没有利益相关,只要不涉及到自己,大家都能聊得挺开心,人总是会保有私密空间的,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原意在微博上抒情万字却对家人朋友朋友圈分组。

另外一个比较有感触的就是问问题这件事情了,从小到大我几乎不会向周围的人求助,对于大多数的求助我也是拒绝的,懒的原因我也说不上来,但我猜测一个可能的原因是我小学在学不耻下问这个词的时候睡着了。向人提问本身就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我很享受解决问题的快感,但通过问问题这个方式来解决问题我还是接受无能。占用对方的时间去完成你的事情本身就让人不悦,我实在是不能忍受这种感觉。尤其是更重要的是如果回答人答不上来,对双方都是一种伤害,提问者没有办法给回答者一个合适的台阶。好在有了搜索工具和提问平台,虽然费时费力,但至少不会有心理负担。

至于冰菓塑造的最成功的人物,我个人觉得是男二福部里志。

里志是一个自卑和自负的人,自负源于他相对广博的知识储备(里志称自己为“数据库”,当然他在小说中更重要的作用是提供案件的背景知识和关键点),自卑源于他闪耀的好友。相比于樱花庄的空太,里志这一人物形象更贴近现实。安慰一个人的最好方法是什么,不是多么暖心的鼓励,是你比我过的更惨。网上这些有些“三观不正”的句子,有时候更能反映事实情况。人只要不独立于社会,肯定就会有比较。可以是和样样都全优的别人家的孩子比较,也可以是类似“吾日三省吾身”的自我审视。上学的时候每个班应该都有这样的人,明明很努力了却还是被人甩在身后。里志这个情况应该是更加极端一些,这个把你甩在身后的人还是你的好友(虽然原作中折棒对里志的评价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好朋友,但至少遇到问题能一起出去吃个面,鉴于折棒的人物关系,我觉得里志应该也算机油级别的了),我想换作是谁也会深受打击的。
在文化祭篇里,里志想通过找出嫌疑人来证明自己的能力,却无意中发现折棒早已经知道答案。看到这一幕我才意识到,之前里志一直说的“数据库无法得出答案”之类的话,其实就是一种可悲的自嘲。

以前的我争强好胜,拘泥于很多事情,真是无趣呢,即便我那么想赢,在赢了之后还是会觉得无趣,简直没完没了,不以有趣的方式赢的话,又何谈趣味呢?所以有一天,我对这些感到厌倦了,开始执着于「不执著」,这之后呢,真的很开心,每天都很开心。。。

从动画的表面意义来看,里志算是“成长”了,或者说“解脱”了。一个执着于赢的人突然间放弃了执着,也不知是好还是坏。很多写公众号鸡汤的人都喜欢说,不要被生活磨平了棱角,你还有诗和远方之类的。诗和远方都是虚无缥缈的东西,放弃执着兴许才是最优解。一辈子为了追赶不上的目标而奋斗,需要有多大的勇气才会去直视真相,道理都是说给人听的,逃避才永远是最先浮现的念头。

其实智商低就是原罪,而且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事实。

里志和你我这样大部分的普通人可能都有过热血的时刻,但大部分人最后得出的只有感叹。

与其说是被生活磨平了棱角,更不说是一个保留微弱尊严的保护伞。

“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肯定是最高境界,但我认为选择“知其可为而不为”和“知其不可为而不为”也不能算错的选择。至少不做了不会有人指指点点,做了就必须给行动付出代价,包括物质上的和精神上承受的。

“如果西西弗下山推石在某些天里是痛苦地进行着的,那么这个工作也可以在欢乐中进行。这并不是言过其实。我还想象西西弗又回头走向他的巨石,痛苦又重新开始。当对大地的想象过于着重于回忆,当对幸福的憧憬过于急切,那痛苦就在人的心灵深处升起:这就是巨石的胜利,这就是巨石本身。巨大的悲痛是难以承担的重负,这就是我们的客西马尼之夜。”

里志人物塑造中另一个让我很欣赏的点是他对摩耶花的态度。

我的确很想和摩耶花在一起,但又却不想执着于她,全部都是我自己的任性罢了,我根本没有考虑过摩耶花的感受,你不觉得我实在是太自我中心了吗?我明明不想把她不当一回事的,而且要是我放弃现在的快乐去接受摩耶花的话,就可能会回到过去的自己,我很害怕那样。

里志对摩耶花的拒绝症结在于内心的自卑,他不敢负这个责任。很多人觉得摩耶花已经明确表明心意了,不能理解里志的拒绝。这类读者也许就是敌对的リア充。

只有感同身受了才能体会里志这个人物。

试想一位各方面条件都不差的女生无条件的追求你,你会怎么想。欣然接受还是说对这段感情进行分析?

感情尤其是爱情本身就是冲动的,不可能用什么模型去分析。但交往这件事情是可以衡量利弊的,交往的后果以及交往要失去什么这都是可以进行推演的,虽然这么做很没有意思,但却是风险最低收益最高的选择。里志不敢冲动的去相信一个人无条件的爱上自己,尤其是身边有折棒这样闪耀的人存在,更会让他产生“你为什么会喜欢我”这种疑惑。

巧克力事件安排在文化祭后面是非常巧妙的,刚好将文化祭事件后里志的心理变化体现在对摩耶花的态度上。持续积累的不安和气馁让里志选择逃避,这段展现非常的真实。

米泽老贼的小市民系列和寻狗事务所是冰菓的改进型,依旧是不变的“不死人”推理,叙事风格也还是轻松,但人物的塑造上比冰菓系列有了很大改进。小市民系列推理元素更加强烈,女主小佐内yuki不在是千反田那样的花瓶,虽说性格是有了,但却很难再有像福部里志那样的感同身受了。

“小时候纠结自己去北大还是清华,长大后选择了北大青鸟”。这句话也许是许多“里志”们的心声。现在再去审视自己的成长历程,很难想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明白“知其不可为而不为”这个道理的。

绝大部分人在小学或者初中时期都会被称赞聪明,这些聪明的孩子里有99%都是平凡人,只是小学初中的知识水平限制没让你发觉和周围人的差距。小学不学习的孩子和学习的孩子都能考90分,初中不学习的孩子也许在中考也能取得不错的成绩。等到真正考验你的高中生涯来临的时候,你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差距,却发现已经不能回头了。

你放不下自尊,不原意承认你和别人的差距。吃力的维护着“不学习也能考挺好”的聪明形象,这样的傻瓜不少,我曾经也是一个。对于从小就高高在上的人来说,承认差距是需要很大勇气的。落差感和别人的言语都是利剑。

里志绝非聪明人,或者说是平凡。在动画里里志自己有提到过不擅长数学,在万人的死角一篇里有被拉去补习(即挂科,日本学校挂科是需要参加课外补习的)的情节。和折棒这样的人在一起的心理压力是巨大的,跟上面说的一样,只要不脱离社会就必然有比较。“数据库”这一词提到过好几遍,这也是他少数能引以为傲的资本。里志自己估计也明白“数据库”的意义是什么。说的极端一点,就是一个保证自己尊严的借口。

现代社会活动中,任务分工是明确的,也就是说你要有所建树,必须是针对某方面的,所以说现代没有所谓的博物学家的说法,因为随着知识深度的增加,他们只能单纯的把知识装进自己的脑袋里,而不是去透彻研究这些知识。

类似一站到底的节目其实就是一种彻头彻尾的悲剧。
知道了哪个国家的首都是什么,知道了哪哪年发生了什么事,对解决实际问题有什么帮助吗。没有。

然而节目还是以“高智商”等标签来包装自己。

数据库不是无用,是自己不能运用。

所以为什么我了解里志,却又讨厌里志。因为里志就是自己的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