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正确是在近代思想及政策研究中的专业名词,广义指在言论、行为上,不顾客观事实,迎合主流价值观、道德和舆论导向。也可以指那些无视事实,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全力支持主流价值观的人。(摘自百度百科·政治正确词条)

“政治正确”一词在对岸的美利坚燃起了一把火,President-elected川普的一句“我拒绝政治正确 ,我只做正确的事情”更是让这个词家喻户晓,正是因为“政治正确”,你手机里的emoji表情包越来越大[1];因为政治正确,有些词成了禁忌:谈论到残疾人,disabled?不不不,你应该说physically challenged,当然了,黑人是最敏感的词之一,你不小心要说了句negro?那对不起,等着坐穿牢底吧。叫Black?也不对,人家说这也带歧视性,按照这个逻辑coloured肯定也是不对的,最后大家意见一致地叫African American,虽然念起来比以前麻烦了,不过至少是免去了歧视的味道嘛。还有同姓团体,直呼gay和les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应该称呼LGBT。

请输入图片描述

川普的民粹主义似乎激怒了很多人,好在美帝国的白左数量还没那么惊人,川普还是拿下了总统的宝座。但另一位仁兄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因为“政治正确”,他不得不变卖自己的诺贝尔奖牌。[2]

请输入图片描述

詹姆斯·沃森,美国分子生物学家,1953年与克里克一同发现DNA双螺旋结构,荣获1962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而后担任美国冷泉港实验室的负责人,培养出八位诺奖获得者。

2007年,沃森在一次采访中提出有非洲血统的人生来不如白种人智力水平高,这一言论引起轩然大波,接踵而来的是他在实验室的权利被架空,被踢出董事会。迫于生计,这个年过古稀的老人不得不把一生的荣誉变现养老。

作为一个志在生物的理科生,高中时在生物书看到沃森的时候心中还是充满一番敬佩的,现在沦落为如此田地,实在是令人叹惋。沃森先生是否为种族主义者我不清楚,但这件事至少证明了一点:语出惊人这一套走不通了。

我们的祖国可没有西方人那么爱折腾:川普那套民粹在我们这儿是行得通的,至少广州黑人在大众共识里不算一个褒义词;沃森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我们也算是认同的,毛主席不也说“落后就要挨打”嘛。我们觉得西方那套“政治正确”很可笑,觉得那是政客的把戏,一个移民的问题可以搞的国家鸡犬不宁。实际上不是没道理,只不过中国还没遇到而已。

政治正确的风向是在各种思想不断的摩擦中产生的,新的思想掩盖旧的思想,一浪一浪的前进。为什么之前没人为同性恋团体声援的人呢?因为那时这不是个严峻的问题。现在网络发达了,大家想争取权利了,问题就被摆到桌上了。

请输入图片描述

为什么反对移民是政治不正确?因为西方国家已经经历了这个问题。如果说现在有人主张反同性恋,大家会怎么想呢?

长期周旋于社交工具的小伙伴就会明白其实我们也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只是我们还不知道罢了。

抛开那些年代久远的,就拿今年春晚说事儿。北京电视台春晚郭冬临的小品《取钱》中骗子打电话时说的是河南话,于是一河南籍的律师以“地域歧视”和“侵犯河南人名誉权”为由提起诉讼,要求北京电视台和该小品编剧及演员,向所有河南人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每人一元。[3]这位律师朋友这么做是不是借题发挥,别有用心我不清楚,但这么做无疑是一种狭隘的地域主义,这才是给河南同胞抹黑。地域带来的误解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但这位律师有勇气起诉就说明了地域歧视还是会触碰到某些人敏感的神经;潘长江和蔡明老师算是老搭档了,吐槽身高的梗年年不换确实有点令人恶心,不过某些“敏感”的人抓住了这点,痛斥小品歧视身高,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网友翻旧账:春晚不仅歧视矮个子,也歧视南方人,歧视女性,甚至还歧视残疾人。这些情况或多或少存在,但我细细一想又觉得不太对劲。我们为潘长江声援的时候为什么不想想郭敬明,我们黑他一米四的时候有多少人跳出来为他发声?春晚小品是歧视女性,你们订阅的《暴走大事件》天天揶揄女司机时候就不是了?为什么暴雪就是借鉴而腾讯就是抄袭,CF就是辣鸡CS就是情怀,男女平等但女性需要被照顾?我想政治正确可能在网络社区里更多的是一种归属群体的方式,你要跟他唱反调你就是不合群,你就是政治不正确,你就是三观不正。

如若你留意过UC新闻评论的话,你也许会惊叹最恶毒的言论也不过如此。UC的评论是一个让人怀疑三观的地方,你的一个回复得到的可能是狗血淋头的几十个问候母亲和诅咒,有时却是几十个“老哥稳”和“高级黑”。我想起来一条耐人寻味的新闻:浙大中控的创始人褚健被捕,罪名是涉嫌掏空子公司的资产,UC的评论当然是一边倒,但不乏有几条“真相党”,他们说褚健被捕与之前的股改触碰了某些人的利益有关云云。这些条挺褚党当然都被喷的很惨,可我后来偶然看到观察者网的相关文章之后,再看底下的评论,二者居然大相庭径。不得不感慨,不同的环境确实能引导阅读者形成不同的观念,我们要长期处于UC这种“见管就骂,遇富即喷”的环境当中,不正是中了“政治正确”的毒吗?假如说大家都认可“一个坏人做了件好事,我们会说他欲盖弥彰;一个好人做了坏事,我们就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这套观念,我非要说坏人好,好人坏的话,这个社区能有我的容身之地吗?网络社区在演变中已经形成了一种氛围,你不按照它们所谓的“正确标准”,你就会成为不受欢迎的人。

那政治不正确了怎么解决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可以参考参考春晚,搞一套审查就行。春晚的歌舞节目应该都是没改过的,小品有歧视?简单,删掉就行。最后我们看到的小品也许会跟迪士尼动画一样,用甜美的歌声和优美的舞蹈表现高潮,末尾再加上一段又红又专又有正能量的警示语,这再“政治正确”不过了。

我们或许可以把政治正确理解为一种道德附属品,它没你想象的那么重要,但它的存在确实必要的。弱势群体需要得到保护,这种保护不是只有政治正确这一种方式。某些敏感的同学该把重心放在哪儿就不言而喻了吧。


[1]最近保洁用“政治正确”说事儿,要求emoji中添加更多的女性表情,这算不算一场闹剧呢?

http://roll.sohu.com/20160304/n439321386.shtml

[2]实际上,沃森的奖牌没有丢。俄罗斯的富商拍下奖牌后将其归还,旨在赞助沃森,认同其在科学上的成就。

[3]http://mt.sohu.com/20170211/n48043126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