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热(fever)

  • 正常人的体温受体温调节中枢调控,产热和散热过程呈动态平衡,保持体温在相对恒定的范围内
  • 当机体在致热源(pyrogen)作用下或各种原因引起体温调节中枢的功能障碍时,体温升高超出正常范围

正常体温与生理变异

正常成人体温一般为36~37℃左右,直肠在36.5~37.7℃,口腔在36.3~37.2℃,腋窝在36.0~37.0℃。
口表长,肛表短。
正常体温与生理变异正常体温在24小时内波动范围一般不超过1℃

  • 昼夜节律:清晨2-6时最低,午后1-6时最高
  • 性别:女性较男性略高0.2~0.3℃
  • 年龄:新生儿与老人,调节能力低,易受环境影响(老人的热型可能不明显)
  • 其他:运动、进餐、月经前及妊娠期体温可稍升高

正常体温与生理变异

尚未完全阐明。大多认为是由于致热源作用于体温中枢,以调定点(setpoint,SP)理论来解释。
下丘脑前温感器,后冷感器

致热源

  • 外源性致热源exogenous pyrogen(EX-P):各种微生物原体及其产物、某些体内产物
  • 内源性致热源endogenous pyrogen(EN-P):外源性致热源激活中性粒细胞和单核-吞噬细胞系统,使其产生并释放内源性致热源

发生机制

致热源性发热(多数发热是由于致热源引起)

Untitled Diagram.jpg

非致热源性发热

  • 体温调节中枢直接受损:颅脑外伤、出血、炎症等
  • 产热过多的疾病:如癫痫持续状态、甲亢等
  • 散热减少的疾病:广泛性皮肤病、心力衰竭等

过热(hyperthermia)

调定点未发生移动,是由体温调节障碍(如体温调节中枢损伤)、散热障碍(如中暑)及产热器官功能障碍(如甲状腺功能亢进)等导致的被动性体温升高

过热发热
病因无致热原有致热原
发病机制调定点无变化(体温>调定点)调定点上移
效应体温可很高,甚至致命体温可较高,但有热限
防治原则物理降温针对致热原

病因与临床分类

  • 感染性发热:细菌(G-,G+,分支杆菌等)、病毒、支原体、立克次体、螺旋体、真菌、寄生虫
  • 非感染性发热:
  • 无菌性坏死性物质的吸收:术后、烧伤、坏死等
  • 抗原-抗体反应:风湿热、药物热、结缔组织病
  • 内分泌与代谢疾病:甲亢
  • 恶性肿瘤: 淋巴瘤
  • 皮肤散热减少:广泛性皮炎 、鱼鳞癣
  • 体温调节中枢功能失常:中暑、脑出血
  • 自主神经功能紊乱:多为低热
感染性发热非感染性发热
全身中毒症状较重一般无
血象白细胞升高(沙门菌和某些病毒感染可不高)通常不高(某些结缔组织病也可升高)
炎症指标常升高通常不高
感染灶呼吸、泌尿系、CNS、皮肤软组织、败血症等
热程短程居多热程可较长

临床表现

热度(口腔测量为准)

低热 37.3~38°C;中等热 38.1~39°C;高热 39.1~41°C;超高 热 41°C以上

热程

  • 短程热:<1个月,感染多见
  • 中程热:1~3个月 感染、非感染均可
  • 长程热:>3个月 多见于低毒感染或非感染

发热查因

FUO(Fever of Unknown Origin)
发热持续3周以上,体温在38.5 °C以上,经详细询问病史、体格检查和常规实验室检查仍不能明确诊断者。

发热的临床过程及特点

TIM截图20200101203715.jpg
体温上升期
骤升型:体温几小时内达39~40℃或以上,如疟疾
缓升型:体温逐渐上升在数日内达高峰,如结核
高热期
体温达高峰后保持一定时间
体温下降期
骤降:体温几小时内迅速下降至正常, 如疟疾
渐降:体温在数日内逐渐降至正常,如伤寒

热型

不同的发热性疾病常各具有相应的热型,根据热型的不同有助于发热病因的诊断和鉴别诊断。

稽留热(continued fever)
体温恒定地维持在39-40度以上的高水平,达数天或数周。24小时内体温波动范围不超过1度。常见于大叶性肺炎、斑疹伤寒及伤寒高热期。

驰张热(remittent fever)
体温常在39℃以上,波动幅度大,24小时内波动范围超过2℃,常见于败血症、风湿热、重症肺结核及化脓性炎症、感染性心内膜炎等。

间歇热(intermittent fever)
体温骤升达高峰后持续数小时,又迅速降至正常水平;无热期可持续1天至数天,高热期与无热期反复交替出现,见于疟疾、急性肾盂肾炎等。

波状热(undulant fever)
体温渐升至39℃或以上,数天后又逐渐下降至正常水平,持续数天后又逐渐升高,如此反复多次。常见于布鲁菌病、结缔组织病、肿瘤等。

回归热(recurrent fever)
体温急骤上升至39℃或以上,持续数天后有骤然下降至正常水平。高热与无热其各持续若干天后规律交替一次。可见于回归热、霍奇金病、周期热等。

不规则热(irregular fever)
发热的体温曲线无一定规律。可见于结核病、支气管肺炎等。现较为多见,多由用药引起。

以下情况使疾病特征性热型变得不典型:

  • 抗生素的广泛应用,及时控制了感染;
  • 解热药或糖皮质激素的应用,影响热型;
  • 个体反应性的不同,如老年人感染时可仅有低热或无发热。

伴随症状和体征

寒战(rigor)

常见于大叶性肺炎、败血症、急性胆囊炎、急性肾盂炎肾炎、疟疾、药物热、急性溶血或输血反应等。

淋巴结肿大(lymphadenopathy)

常见于传染性单核细胞增多症、淋巴结核、局造型化脓下感染、白血病、淋巴瘤、转移癌、风疹等。

肝脾肿大(hepatosplenomegaly)

常见于单核细胞增多症、肝及胆道感染、疟疾、急性血吸虫病、结缔组织病、白血病、淋巴瘤等。

皮疹(rash)

常见于麻疹、猩红热、风疹、结缔组织病、药物热等。

出血(hemorrhage)

发热伴皮肤粘膜出血可见于重症感染及某些急性传染病,如:流行性出血热、病毒性肝炎、斑疹伤寒、败血症等;血液系统疾病,如急性白血病、重型再生障碍性贫血、恶性组织细胞病等。

关节肿痛(arthralgia)

常见于败血症、猩红热、布氏杆菌病、风湿热、结
缔组织病、痛风等。

昏迷(coma)

先发热后昏迷常见于流行性乙型脑炎、斑疹伤寒、流行性脑脊髓膜炎、中毒性菌痢、中暑等;
先昏迷后发热常见于脑出血、巴比妥类中毒等。